廈門獵頭網|廈門高級人才|廈門獵頭公司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請確保XP版本以上的Windows并安裝好MSN,或者手動添加地址。
 
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個人企業
公司簡介
公司動態
獵頭服務
定向尋訪
長期合作
人才派遣
管理咨詢
合作伙伴
留言反饋
聯系我們
 
獵頭業務申請
 
 
首頁 > 行業資訊
[ 高層必讀 ] 廈門獵頭維爾斯-柳傳志給丁辰靈先生的回信


丁辰靈先生:


謝謝你給我寫的信。前不久我和互聯網十位“大咖”開了座談會,謝謝大家誠心待我,誠心指教,暢所欲言。


聯想30年,活到今天不容易,曾經大風大浪,永遠坎坎坷坷。所以也積累了一些經驗和教訓,但正是這些經驗告訴我們一次一次的死里逃生只能說明能活到現在的不容易,絕不等于在新的巨浪面前如果墨守成規還能活命。


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是滔天巨浪,早晚要對所有的行業洶涌沖擊。對這點我和我的同事是明白了。至于其他的,我們一直在看一直在想。但實在說我還沒有看清楚,也沒想清楚。在這個時候,十位“大咖”愿意和我探討,你和金錯刀、馬克、范鋒等積極給我提出建議,是在真誠地幫我們,幫一個活到今天不容易的企業和老頭兒去迎接新的生死挑戰。聯想有一種文化叫“有話直說,好好說”,“有話直說”避免了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辦公室政治;“好好說”是讓企業內部空氣濕潤,免得大家只顧自己個性張揚而不和諧。我就本著這種精神和你、和各位大咖、各位關心我們的朋友討論。我一定不會不懂裝懂,但也盡最大努力學習吸收新的思想,有表達不清的地方,咱們再討論。


你的核心建議是“聯想不夠酷”,說明酷不是裝出來的,是一種態度、一種文化、一種組織形式。我以前對“酷”沒有明確的定義,只是知道這是褒義詞,表揚用出格的方法、手段,取得格外的好效果就叫酷。記得我九十年代初時去美國,參觀好萊塢,見一年輕女星穿著優雅,氣質不凡,卻剃了一個大光頭,把我看得目瞪口呆(不過確實很好看),人家告訴我那叫Cool。


至于面對企業,你對“酷”的定義,我還要繼續體會。我覺得辦一個企業的根本目的,一是讓“企業持續盈利增長”,二是讓自己企業的員工能生活得好(包括精神和物質)。前者是對股東和社會負責,后者是對員工負責。世界上的行業有幾百個,分在幾大領域之內,然后有成千上萬個子行業孫行業。中國互聯網的龍卷風的中心是媒體行業、電商行業、網上社區服務行業等等等等,在這些行業中,BAT是弄潮兒,他們在引領著潮流,而且讓我眼睛一亮,原來活兒是這么干的!然后跟著圈兒就開始擴大,擴大到了很多很多行業,擴大到了衣食住行,玩法也越來越新鮮。我看到的是凡是和年輕人沾邊的行業,即以年輕人為主要用戶的行業,比如手機、游戲、網上購物等等,首先熱鬧起來,而對以年齡段偏大的人為主要客戶的行業可能會稍遲一些,比如醫院、老年健康機構等等。又比如輕資產的行業容易被顛覆,而資產較重的規模制造業,則受沖擊會稍遲一些。在聯想控股有三個投資基金,有一定的規模,掌管著五百多億人民幣。一個是做最早期天使投資的,一個是做風險投資的,一個是做較成熟企業投資的PE。現在做天使投資的,以及風險投資中做TMT(Technology,Media,Telecom)的,他們的投資對象都是最年輕、最富有想象力的創業者,所以他們要符合被投者的特點和要求,制定打法,用我們以前提的“事為先、人為重”的原則去選擇被投者則未必合適了。這就是我說“造小船”,他們應該“酷” 起來(這個酷和后邊我提到的酷,是你所定義的酷)。我初步得出的結論是,離龍卷風中心近的行業,企業家可以酷,要敢酷、要敢冒風險(當然要努力研究方法,努力學習。余佳文講話中說到他差點兒完蛋了,后來借了20萬元一下做起來了,就紅了。其實我最想聽的是他怎么做起來的,這個關鍵過程他沒講)。離年輕人偏遠的行業,又是重資產的規模性的行業,動輒幾千人幾萬人上百億的資產規模,“酷”以前還是想明白點兒,目標是什么、分幾步走等。比如市場營銷、ERP管理可以先革新,有別人的平臺可以借力而降低成本的,可以考慮先做起來等等。聽到你和大咖們表達的一層意思是企業學習互聯網思維應是學習真諦而不是表面現象,我很同意。馬云三年前到聯想控股來介紹它的做法時,我覺得像聽天書一樣,今天天書里的武功到了紐交所,顯了威風。所以我們確實不敢把自己沒見過的、不懂的就拒之門外,但我也不敢沒弄明白就從骨子里“酷”,那就是你說的裝“酷”。一個70歲老者要愣上街跳街舞,???,很容易把腰閃了。


總之,面對互聯網大潮的到來,一不能做鴕鳥,躲是不行的,要努力學習,二要注意學習方法,這其中最重要的是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我可能因性格年歲使然,最終也酷不起來,但我們一定會鼓勵支持一批年青勇敢的酷小子到大潮中去當弄潮兒。這還要你和各位朋友多加幫助。


最后再次謝謝你的來信。


祝安好!



柳傳志
2014年12月9日


 


附:


我給柳傳志的一封公開信——丁辰靈


尊敬的柳總:


得知您在11月24日邀請了十位創業者和媒體人促膝長談,暢談您對聯想這樣大公司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生存和轉型的思考。作為一個一直關注傳統企業互聯網轉型,并給聯想做過培訓的我,希望提出一些不成熟的看法。


我見過您,而且還跟您合過影,那是在去年《贏在中國》的錄制,作為唯一被邀請的自媒體人參與全程?!隊謚泄肥且桓瞿淹植揮淇斕木??!隊謚泄肥帳勇實牟野?,是高大上的傳統電視媒體在互聯網娛樂化下的一次潰敗。王老師的大招,您、馬云、劉強東、雷軍、史玉柱、李開復,這些大咖們無法拯救收視率。因為這已經不是一個關注英雄的年代,這是一個屌絲狂歡,一切娛樂化的時代。


對聯想和眾多的傳統企業,如何轉型,如何守業,如何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生存并發展,您提了三方面聯想的經驗:


1.敢于否定自己,但要搞明白如何否定;
2.重視盈利,提防盲目的資本補貼 ;
3.自己顛覆不了,就請別人顛覆,投資初創企業。


這三點都非常中肯,挺值得傳統行業的企業家讀一讀,但我也有一些補充的看法。


1.敢于否定自己,但要搞明白如何否定


您說一個像聯想控股這樣的,要敢于否定自己,但也不能盲目否定,還是要想辦法把事情真正弄明白,什么該否定,什么不能否定。


總結五個字,就是謀定而后動。對于聯想這樣體量的大船來講,的確想盲目改變風險太大。但您也看到了騰訊Q3財報游戲業務增長未達預期。在PC互聯網時代可以壟斷流量,通過游戲巨額變現的騰訊,居然在手游市場上被一款騰訊離職員工做的“刀塔傳奇”搶勁了風頭。這意味著,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資源越來越難被一家獨有。有時候想是很難想明白的,是非對錯,往往必須得扔到市場上檢驗。雷軍所謂的“小步快跑,不斷迭代”在每個傳統企業其實都能找到他對應的意義。


2.重視盈利,提防盲目的資本補貼


您對資本補貼互聯網產品,用虧本方式指數級地獲得用戶考慮的更深入,您指出補貼完了以后能不能成為一個正向的盈利模式,把這個流量本身最后能盈利,這其實是個難點。


無論微博和微信,您都表示了流量大,但是變現難的這一難點。這的確是互聯網與傳統行業思維差異的地方,但是總體來說,要求傳統行業如互聯網行業那樣盲目燒錢,是無論如何都不現實的。


我認為您的觀點很中肯,事實上,絕大多數的互聯網企業都倒在了盲目的燒錢比拼上。但這也并不代表傳統行業完全不需要資本補貼,衡量的標準應該是資本補貼第一是否能帶來指數級的用戶,第二該用戶是否能有效沉淀,第三除了賣給用戶有形的產品和服務外,是否能產生無形的價值進一步黏住用戶與品牌的關系。符合以上標準的資本補貼就是應該的。


3.自己顛覆不了,就請別人來顛覆


您提到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到最后對社會整個的顛覆是必然的,但是它有個過程。如果自己顛覆不了自己,就請別人來顛覆。


事實上業界都知道聯想是從天使到PE通吃的投資者,君聯資本(專事風險投資)和“聯想之星”(專事創業培訓和天使投資)。聯想之星投資的樂逗游戲最近就成功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在這點上,聯想做的遠比其他的企業強的多。我想,這是您給傳統企業的老板帶來的一個有益經驗。即如果自己沒能力做,就去投有能力做的創業者。尊重扶持優秀的創業者,給他們機會就是給自己機會。



“ 不夠酷 ”


作為一個給聯想服務部門做過傳統企業互聯網培訓,同時自己創過業,經營自媒體,還做一些早期天使投資的我,我覺得聯想未來最大的挑戰是不夠酷。


就在這兩天,一個90后CEO余佳文出盡了風頭,從出位的言論到被網絡扒皮,到他出來澄清,不花一文錢,就讓超級課程表一夜間上了蘋果IOS總榜第四。在過往,一個風云人物的打造需要傳統媒體,公關公司的攜手,而今天,自傳播和自媒體完成了這一切。



超級課程表創始人 余佳文



酷是一種態度


余佳文火了后,各種負面評論。結果佳文在朋友圈還給負面文章點了贊,著實讓我意外。他在北大演講,有女粉絲喊:“余佳文我想為你生猴子”,他隨后就發到了朋友圈?!昂鎰印閉飧齟?,是在網民對廣東人的地域歧視。但他不以為意,借機消費,天不怕地不怕,說他心理素質好,也可以說他很“酷”。


Richard Branson的維珍集團,罕見能在多個領域獲得成功。這主要是因為其品牌內涵廣受年輕人的歡迎。Richard Branson是一個很酷的企業家,他可以開著飛機進伊拉克營救人質,他也可以坐熱氣球橫跨大西洋。相比而言,您跟元慶都不太酷。



維珍集團執行長 Richard Branson



酷是一種文化


酷不僅僅是領頭人作秀,而是一種滲透進骨子里面的文化。比如上班可以不打卡,寵物可以帶上班,可以移動辦公等等。


90后的年輕人喜歡不一樣,他們有更多元化的見識,他們越來越不愿意被循規蹈矩的企業文化所束縛。有更酷的企業文化,能吸引更多的人才。



酷是一種組織方式


實際上您不同意的羅胖的U盤化生存,仍然有其意義。并不是說未來企業就不需要組織了,而是組織必然的會被壓縮層級,消費者和管理者的距離會更近。企業更多的是要抽象并內化核心競爭能力,變的更像一個風險投資平臺。


互聯網領域內的騰訊,內部有很多相互競爭的產品小組,一切都以獲得指數級用戶增長為核心。同樣的產品,做郵箱的團隊做成了微信,反而是根正苗紅的無線團隊失敗了。


即使當初沒有互聯網,維珍的組織化方式也非?;チ嘉?。Richard Branson每每當公司到一百人的時候,就會把原來的副總經理提拔成總經理,把公司獨立出去。這就讓維珍的人都像打雞血一樣在市場上拼殺,甚至搶同一個項目。這很經典,相信,您并不陌生。



結語


因為移動互聯網的出現,用戶在發生著極大的分化。就這兩天,Facebook剛剛修改了其性別選項,除了可以選男,女外,還有多達56種性別可以?。ㄈ縹扌勻?,變性人等)。是的,這就是現在的現狀,我們每個人都被卷入了無數細分的社群。統一的市場已經不見了,統一的市場營銷策略也就不靈了。


聯想是工業經濟和短期經濟時代的代表,而今天的年代是信息經濟和過剩經濟并存的年代。后工業化的中國就如同Richard Branson說的,一切都是娛樂化。


今天所有企業需要的根本改變是要變的更酷,聯想也不應例外!


您忠實的粉絲丁辰靈

     來源:  發表時間:2014/12/14 [關閉窗口]
 
 

太子中心网址 手机扑克破解器 pk10计划app破解版 pk106码那怎么倍投 彩神平刷软件靠谱吗 微信群里玩大小单双 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玩法 红马计划软件苹果手机版 飞艇计划哪个软件准 pk10六码一期在线计划 重庆时时彩APP 龙虎和有什么技巧 电子游戏平台抢庄牌九 微乐二人斗地主规则 财神28捕鱼官方下载 扑克二八杠怎么玩